特朗普为维护女婿连续2次怒斥女记者:你该感到羞耻


罗西尼还表示,她母亲的症状与我们通常听说的新冠肺炎症状有些不同,有鼻塞,但也存在呕吐和发烧等症状。母亲生病几天后,体温上升到了华氏102度(38.9℃),才送医就诊,后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因此她认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同样的症状。美国政府应该扩大检测范围,而不仅仅是针对有三大症状——发烧、咳嗽和嗜睡的人做检测。”同时,她也敦促人们提高警惕,因为并非每个感染新冠病毒的人,都表现得与通常报道中所描述的症状完全相同。

截至突尼斯当地时间4月5日晚,突尼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574例,累计死亡22例。新冠病毒不认国家、种族、政治,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一目了然。

上述例子充分说明,与公众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多给舆论一些空间,让那里容纳公众的更多真实情感和情绪,也让那里形成官民更多的有效交流,其所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对官民沟通的帮助大于对社会紧张的推升。实事求是地加以改进,塑造中国舆论场的建设性,这是一个紧迫的课题,也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

罗西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在生日派对前曾去纽约州的新罗谢尔地区参与报道过疫情。她之后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她相信是自己在聚会上传染了其他人。

那些做得最差的国家,美国肯定是其中之一。然而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不仅他,在抗疫搞得同样很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升得更快。报道说,在10个“大型民主国家”,自疫情暴发以来,领导人的支持率平均上升了9个百分点。这是很大的增幅。

▲罗西尼的父母,《每日邮报》报道截图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在美国,特朗普总统的表现如果按照严肃标准基本就是个笑话。他长期宣扬疫情“风险很小”,要大家不必担心。他说的那些话比被唾沫淹没的中国学者曾宣扬的“可防可控”不知道要夸张多少倍。他彻底转变态度强调疫情的严重性还不到一周时间,但美国选民们不仅不记他的仇,很多人比平时更支持他了,真是有意思。

之后,参加聚会的25名宾客中,已有两人死亡,另有六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确诊者包括她的父母和她56岁的妹夫。

罗西尼称,目前除了她儿子,她们家的所有人都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她感叹道:“当时我们都不知道病毒的传播速度能有这么快。事实证明,保持社交距离是有效控制病毒传播的一种方式。”